首页 > 书库 > 《暴富》暴富小说 鬼畜 暴富无广告

暴富

历史连载中

糊涂三世新书《暴富》由糊涂三世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朴杰,单颖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单颖蓉将自己的身世娓娓道来。她的声音就像点心师傅精心烹制的年糕,甜甜糯糯,让朴杰的耳朵如同泡温泉一般,舒畅无比。 “我原是CD府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3 06:03: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糊涂三世新书《暴富》由糊涂三世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朴杰,单颖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单颖蓉将自己的身世娓娓道来。她的声音就像点心师傅精心烹制的年糕,甜甜糯糯,让朴杰的耳朵如同泡温泉一般,舒畅无比。 “我原是CD府人

《暴富》免费试读

单颖蓉将自己的身世娓娓道来。她的声音就像点心师傅精心烹制的年糕,甜甜糯糯,让朴杰的耳朵如同泡温泉一般,舒畅无比。

“我原是CD府人士,家里虽说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也算殷实。我单家和卫家乃是世交,我和阿泽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九岁那年就定下了亲事。”她有些羞赧的看了朴杰一眼。毕竟一个黄花大闺女在男子面前谈论自己婚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朴杰道:“你相公和我长得很像?”

单颖蓉点了点头:“嗯,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所以我当初……”

“所以你当初认错人了?”朴杰想了想,奇怪道,“虽然我很你相公长得像,但言行举止肯定不同吧,你为何就一定认为我是你相公?”

单颖蓉眼圈毫无征兆的红了,她小手不安的绞着衣角,嗫嚅道:“我……当初我第一眼见到你时,就以为见到了阿泽,当时根本没想许多,只是一门心思想追随夫君。后来我脱了籍,来到公子府上。这几日虽然和公子没有什么接触,但我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你和阿泽他不一样。但是……”

“但是你又不愿意相信我不是那个阿泽,对吗?”朴杰接着道。

这姑娘当时大概就是一种鸵鸟心理。好不容易才见到一根貌似救命的稻草,这绝望之人当然宁可相信那是真的救命草,而不是一扯就断的空心枯草。这就好比自我催眠,潜意识里总希望朝好的地方想,这样好歹也留下了一丝希望。

朴杰瞄了一眼地上的剪刀,有些心有余悸的问道:“那你今日为何要拖我裤子?当时可把我吓惨了。”

“我……”单颖蓉也是一时语滞。想想当时的情形,自己也真够大胆的,居然去主动脱一个男子的裤子。犹豫了一下,她还是鼓起勇气道:“这几日我心中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确定你的身份,今日才终于下定决心,把你灌醉,然后……”

不会吧,难道有人的胎记长到那里?

朴杰厚着脸皮问道:“那个……你家相公的那儿,难道有什么特别的不成?”

“你瞎想什么!我和相公还没洞房呢!”单颖蓉激动得忽的站了起来。但立马又会过神来了,自己居然说出了这般私密的话儿,真是臊死了。

“别激动,别激动。”

也罢,我的命是公子救的,我的身子也是公子从青楼里赎出来的。要不是公子几番劝导,我依然是那样浑浑噩噩的活着,公子知道了又何妨?想到这里,单颖蓉又慢慢坐了下来道:“我和阿泽两小无猜,小时候他为了救我,曾经伤了大腿,留下一条很深的疤痕。我刚才就是想看看,你大腿上到底有没有那疤痕。”

还好,还好,不是有特殊癖好的女人。

朴杰暗自松了口气:“单姑娘,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将你以前的遭遇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上些忙。”

单颖蓉脸色一黯,似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朴杰见状连忙道:“单姑娘你不想说就算了,过去的事就别想太多,小心伤了身子。”

“不碍事的。”单颖蓉强装欢颜道,“其实说起来,和公子说的那位姑娘也差不多。那日是我和阿泽大喜的日子。我穿上了红红的嫁衣,高高兴兴嫁到了卫家。拜完天地以后,我就坐在新房里,静静的等着他。谁知,我等来的却是一群凶人……死了,都死了。我们两家上百口人,全部惨死刀下。我也是靠着爹娘,才侥幸逃过一命。”

她说着说着,浑身开始微微颤抖,泪水终于止不住流了下来。朴杰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好了,单姑娘,别说了。”

“不!”单颖蓉倔强的一抹眼泪,道:“我一定要说完。那日遭逢劫难之后,我去报官,可那CD知府却推诿不理。我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只好走上京告御状这条路子了。哪知道路遇歹人,流落到扬州,最后沦落风尘。要不是还抱着一丝执念,我早就不会苟活于世了。”

虽然她说得语焉不详,但一个女子遇到这种惨事,还想着去京城告御状,那是何等艰难?朴杰有些佩服她了。

单颖蓉站起身来,莲步轻移,往床边走去。兴许是刚才的一番话将浑身的力气全都掏空了,她没走两步就觉得双腿一软,身子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姑娘小心!”朴杰条件反射般伸出双手,将这个窈窕身子揽在怀里。娇躯柔若无骨,微微的体温和那少女特有的香气,开始不住撩拨朴杰的心弦。

我很纯洁,我很纯洁……

朴杰默念着四字箴言,将单颖蓉扶到床边。如果他搀扶的是串儿,猫儿,或者青思,恐怕早就开始毛手毛脚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一副圣人做派。但想到这姑娘的可怜身世,他便什么龌龊心思也没了。

不过身体的本能反应却是有的。朴杰安顿好对方后,连忙站起身来,扯着衣襟呼呼扇风,希望藉此能平息一下有些不受控制的沸腾血液。

也许是他的动作有些过大,一个物件从他怀里落出,吧嗒一下摔在地上。

“你为什么会有这个?”单颖蓉看清了那个东西,突然激动万分道。

“这东西?”朴杰一边说一边将地上的物体捡起来。这是上次从那个和自己长得极其相似的死人身上吧啦下来的。等等!一模一样?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单颖蓉见朴杰一副懊恼不已的样子,急道:“这是我相公的玉佩,我也有一块成对的,你快告诉我,是怎么得到的?”她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块东西。这也是一块玉佩,除了形状和朴杰的略有不同,大小材质几乎一模一样。

“你别急。”

朴杰让单颖蓉平复下激动的情绪后,才将自己上次的经历说出。

“相公,没想到你也抛下蓉儿去了……”单颖蓉听完朴杰的话,幽幽道。顿了顿,她又对朴杰说:“朴公子,你能让我去见见相公吗?”

“单姑娘,现在天色已晚,还是明天再去吧,我也好准备些香烛纸钱。”

单颖蓉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白天有事,提前更新

《暴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