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听朝》听朝准时返工 HE 听朝总攻

听朝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是凤净,招凤净的小说《听朝》此文是TQR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现在的时辰还早,思榆刚出琰城,竟发现王宫内十分少人,几乎是没有多少人在巡查。思榆左右细细打量,她还记得上次自己一人独自来到这里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3 18:04: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凤净,招凤净的小说《听朝》此文是TQR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现在的时辰还早,思榆刚出琰城,竟发现王宫内十分少人,几乎是没有多少人在巡查。思榆左右细细打量,她还记得上次自己一人独自来到这里的

《听朝》免费试读

现在的时辰还早,思榆刚出琰城,竟发现王宫内十分少人,几乎是没有多少人在巡查。思榆左右细细打量,她还记得上次自己一人独自来到这里的时候,竟是一下子便遇到了一个十分野蛮的人,那人,便是飞鸾了。

思榆飞鸾二人初自相见便是在荼娅的‘落月’之中相遇,思榆喜欢花,自然是被荼娅殿内开得正好的一池荷花给吸引了去,那一池的荷花开得甚好,如同一名亭亭玉立的美人一般,思榆忍不住,便采了一朵。

手中荷花竟是这般的出淤泥而不染,低头靠近花蕊间嗅一嗅,竟是这般的香气宜人,动人心弦,思榆一下子便被吸引住了。

思榆手中的一朵荷花竟是不比这一池荷花的。

思榆没有恶意,殿下曾说,做人不能够太贪心了,思榆手中这一朵荷花便足够了,剩下的满池荷花自然是留下来欣赏的,见了如此美丽动人的荷花,思榆先是一想到的,便是殿下一人。

可后来,飞鸾突然的出现,便乱了她看花的心思。

飞鸾同样住在王宫之中,王宫内的什么人是她没有见过的。而除初次来到这里的思榆,便是飞鸾没有见到过的新面孔。飞鸾这个人就是比较硬的一个人,她就是这般的守法,自然是十分的遵守王宫内的一切事物,而思榆,一看就不像是王宫内的人,没有命令便擅闯王宫以及王后的落月,思榆自然需要受到应有的惩罚的,这是一定的,竟然还乱动荼娅的荷花池,这可是荼娅最喜欢的荷花池,池内花开四季,煞是好看。平时都是她飞鸾时不时为荼娅殿内增添花物。所以,这荷花池除了荼娅,便只有飞鸾能够碰了,而虞珩虞桐他们都更加不用说了他们平时更是不会这般的无礼,竟然采下荼娅王后最喜欢的花的。飞鸾下令带走思榆。思榆便奋起反抗,琰卫更是个个精英,思榆看起来也是有些难堪和费力,手中刚才的荷花很快就被烧得一干二净。

思榆十分看不起飞鸾,这人动不动的就叫人来抓自己,真是有病。

思榆虽然修为很差,但轻功倒是极好的,驱驱琰卫倒也不是其对手。

思榆一见飞鸾手中采下的花朵正艳,便过去趁着飞鸾不注意的时候将其抢了过来。

飞鸾顿时大怒,这可是自己刚采的,正准备给荼娅送去装饰的。在她眼皮子底下抢东西,她思榆还是第一个。

飞鸾祭出手中的蓝白羽扇,她一身艳丽长裙无风自动,脚尖一点,凌空跃起,好似仙女一般。

飞鸾一出手,思榆自然也不能够示弱,头顶上的碧绿簪子化为无染,剑气迸发。

只是,思榆没有想到飞鸾竟然火修,她可是一块木头啊!木头可是最怕火烧了,不过还好有虞朝熠亲手雕刻得无染在手。无染属水,可护思榆平安。

而后,便是虞珩匆匆来迟,得知原委,便买了飞鸾一个人情,此事才就此别过。

此时此刻想起当时之事,思榆都觉得有些气愤,不就是一朵花吗?要不是当时虞珩在的话,思榆早就变出很多荷花把飞鸾给砸死了。叫她嚣张,哼。

只是,思榆现在倒是万般祈祷,千万不要再遇到飞鸾了,她可不好惹,这性格,思榆就是不喜欢。

早早的王宫内几乎是一个人都没有,思榆左顾右盼的,都是不见一人之踪影。

倒是这无聊的王宫内,还不如琰城内!只是,现在虞珩和书恒都在忙,思榆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人家。

思榆盼着盼着,便来到了王宫中的一池亭中。

那亭装饰及妙,周围花香四溢,是极好的红木之材,红亭之下清水明亮,微波粼粼。

只是不料,在那红亭之中竟是有一人,那人一身淡紫衣裙,马尾长发,眼睛明亮,身姿倒是傲然,虽是一名女子,但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竟不输给一名男子。

她便是这般静静的一人坐在亭中,目光眺望远方,竟是这般的凌厉,好似眼中焕发光彩一般。

周围的美景,竟都只是装饰罢了。

亭中亭外,只有她一人。

那人生得好生美丽,思榆的目光渐渐落在她的身上,竟是久久移不开视线。

不只是为何,这人,竟让思榆感觉到有些亲切。

思榆就像是入了迷一般,竟然就这样抬起脚步,慢慢靠近,直至人在眼前,才渐渐停下脚步的。

由始至终,那人都知道思榆的存在,她感受到她的目光,听着她渐渐而来的脚步,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花香。

闻思榆脚步顿住,她才扭头来,与思榆四目相对。

这一刻,仿佛是刹那永恒。

也不知是为何,这二人,竟然没有一人舍得移开双目。

这一人一人,好似只想这般,一直对视,永不移开双目。

突的,花香飘过,一阵娇声响起,“你是何人?见了殿下竟然不行礼跪下?好生大胆。”

一声而来,二人双双回过神来。

她微微一笑,见得思榆这般纯真傻傻的模样,不忍而笑。

“你......”那声音来源,竟是一名娇小的粉衣少女,她小小一个,手里拿着一壶茶,倒是可爱。

“你是谁?”思榆看着眼前的人,呆呆的模样,竟是直白。

那粉衣少女一怔,叉腰大叫道:“你这个人,真是没有一丝的礼貌又大胆,殿下的名讳也是你能够知道的吗?”

那人一挥手,轻笑一声,“无妨。这位姑娘,你坐。”

后一句,是那人对着思榆说。

“叫我?”思榆呆呆一怔。

那人微微颔首,笑笑。

“你确定不是叫她吗?”思榆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粉衣少女。

粉衣少女嘟嘴大声道:“殿下叫你坐你就坐,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快坐。”

思榆一脸嫌弃的看着那位粉衣少女,道:“你这人,脾气真不好。”

说着,思榆也不客气,便坐在了那人的身旁。

“绿瑶,茶呢?”那人看了粉衣少女一眼。

“在、在来了。”

粉衣少女便是绿瑶,她慌忙的将手中茶放下。

原来,她刚才是去给那人添茶了。

那人又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茶给思榆。

“谢谢你。”

思榆拿起她倒给自己的茶饮了一口,却不料竟是这般的甘甜可口。

思榆不忍道:“这好喝,这是什么?”

“花茶。”那人回答。

“花茶?花茶是什么?”思榆就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一般。

绿瑶嗤之以鼻,“花茶都不知道是什么?笨。”

“你......”思榆瞪着她。

“绿瑶。”那人唤了她一声。

绿瑶低头。

她回答:“花茶就是用花泡出来的茶,若是喜欢就多喝一点。”

“要钱吗?”思榆鬼使神差的问。

“噗。”这笑声的绿瑶发出的。

她笑着看着思榆,便问:“为什么你认为会要钱?”

思榆回道:“殿下说遇到了不认识的人给你东西,那肯定是要钱的。”

“呵呵......”她笑了,她的一颦一笑,都是这般的动人心弦。

“不要钱的。”她说。

“哦。”思榆道,“那你别反悔。”

“看你不像是王宫的人,你是哪里来的?”她又问。

思榆回道:“我不是这里人,只是暂时住在这里的,殿下很快就会把我接回去了。”

“那你叫什么名字?”她问道。

“思榆。”思榆那甜甜的笑容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思榆?名字很好听。”她含笑一声,某关一闪。

“好听吗?这是殿下取的。”听见别人夸自己的名字好听,思榆便甜甜的笑了,“那你叫什么?”

“我的名字,叫招凤净。”她的声音平静而且好听。

“招凤净?”思榆的嘴里重复了一次她的名字。

“我觉得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思榆突然喜喜的道。

招凤净一怔,“好闻?”

思榆道:“不知道是为什么?从刚才第一眼看见你开始,我就觉得你......很特别。”

“特别?有什么特别的?”招凤净问道。

“就是,就是给我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思榆有些语无伦次。

招凤净一怔,呆了。

为什么自己会给她一种安心的感觉呢?可为什么,眼前的思榆给自己的感觉,却是十分的亲近、安心、舒适。

招凤净目光一动,思榆的发鬓上突然金光一闪,突的扎到了她的眼睛。

招凤净问道:“你头上的饰物很好看,我可不可以拿下来看看?”

“好。”思榆道。

招凤净微微一笑,便伸出自己那修长如玉一般的纤手,将思榆头上的天火凤翎取了下来。

一见凤翎真面目,别说是招凤净了,就连绿瑶也呆住了,她简直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她们二女都知道此物,这乃是天火凤翎,可是虞珩的一尾凤翎,天上下地,世间所有,仅此一支。

思榆问道:“这个东西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招凤净摇头,“没有,只是,这东西上面的光芒甚是扎眼,你还是别带着了,收起来吧。”

说完,她便将天火凤翎递回给了思榆。

思榆接过天火凤翎,便将其收起,不再佩戴在发鬓上。

招凤净道:“思榆,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思榆点点头,“自然。”

“你也是要参见王后寿宴的吗?”招凤净问道。

“应该是的。”

“那......与我同在一处可好?”

“啊?”

思榆呆了。

绿瑶道:“殿下亲自邀请你,你可是占了一个大便宜了。”

“你不嫌弃我啊?”

“为什么要嫌弃?”

“因为我很笨,还喜欢到处惹事。”思榆嘟哝道。

“你真的很像我的妹妹。”

思榆的此番动作行为,真的是触动到了招凤净的心了。

“妹妹?”

看着思榆,满是柔色。

突然一道火红灵蝶而来,落在了思榆的手中。

“我,我要先走了。”

思榆起身道。

“可以。”招凤净微微颔首。

“那你刚才所说?”思榆看向她。

《听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