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安得是千山》安得装饰 straight(直人文) 安得是千山男妃文

安得是千山

古代言情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不尽木0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安得是千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绯妃,少盟主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就这么舍不得被你始乱终弃的人?”段千山的语气渗着凉意。 吟安...... 这梗还真就没完没了。 吟安收回看向门口的眼神,她这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7 18:04: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不尽木0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安得是千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绯妃,少盟主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就这么舍不得被你始乱终弃的人?”段千山的语气渗着凉意。 吟安...... 这梗还真就没完没了。 吟安收回看向门口的眼神,她这是

《安得是千山》免费试读

“就这么舍不得被你始乱终弃的人?”段千山的语气渗着凉意。

吟安......

这梗还真就没完没了。

吟安收回看向门口的眼神,她这是担心段千山真的一个冲动就杀人,杀人是要偿命的,不过他好像也不缺这一条就是了。

“跟本座进来,贴身婢女,”段千山直接掠过吟安往房间走。

吟安默默跟上,好歹也是帮她解决的问题的人,忍忍就是了。

进屋之后,段千山走在桌子旁边,见她进来睨了她一眼,说道:“怎么?做个婢女连倒杯水都不会?要本座亲自教你不成。”

吟安呆住了,说好的演戏呢,怎么还当真了?而且,她好像没有做什么惹到他的事吧,怎么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

心里嘀咕了一阵,吟安默默走过去帮他倒了杯水。

“他是你以前认识的人?”段千山拿起水杯,看似无意的问了一句。

“不记得了,”吟安摇头,如果真的是原主认识的人,她又没有原主的记忆,怎么会记得这个人。

“本座记得,这位少盟主是从街边的乞丐堆里被找回来的,”说到这,段千山看了吟安一眼,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吟安......

她才不是什么乞丐,就她穿越过来时穿的那身衣服也不是乞丐的装扮,而且,不是还有人说她是七杀楼的杀手吗?不过,乞丐......等等。

吟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甘霖城,乞丐?难道是那个小乞丐?

段千山看见了吟安的神色的变化,眉头一皱,语带寒意地说:“想起来他是谁了?”

吟安......

为什么感觉他好像更不高兴了。

“还是想起来自己对他做了什么了?”

吟安......

她能做什么,如果是她在甘霖城遇到的那个小乞丐,那也是她帮了他好不好,不过,当时那个小乞丐瘦巴巴的,过了半年倒是真的大变了模样,没想到他居然会是武林盟主的儿子,真是造化弄人,所以,始乱终弃是怎么来的?

细想了一下,吟安便知道,她被骗了,那个看起来单单纯纯的人居然骗了她,虽然对她也没有什么损失,可她却是为此纠结了很久,还以为原主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想着要弥补他,结果居然是骗她的。

垂在身侧手不由握紧,脸上也染上几分怒气,最恨有人骗她了。

看着吟安的神情,段千山眼底眸光一闪,手指摩挲着水杯,是记起卫长安了吧,这么轻易就记起来了,所以,到底是什么让她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怎么?想起被始乱终弃的其实是你自己?”段千山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不等吟安开口,他又继续说道:“不管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要是敢跟藏阁抢人,也别怪本座不客气。”

冰冷的语气让吟安顿时感觉像被扼住喉咙一般,他不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了,会让他走的,”想到自己被骗的事,吟安心情也不是很好。

“你呢?事情处理完了?”看他这两天都不在院子里,一出去就很晚回来。

转移话题?段千山挑了挑眉。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想打探你们什么机密,”见他皱眉,吟安以为他是在怀疑她。

段千山深深看了她一眼,说道:“处理完了,这两天就走。”

意思就是要她赶紧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干净了。

“知道了,”吟安应了一句。

“怎么?这么舍不得那位少盟主?”段千山轻笑一声。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我阴阳怪气?”段千山反问,没有意识到自己换了自称。

“难道不是?长安又没有得罪你,你却摆明了在针对他,我最近好像也没做什么惹到你不高兴吧,算了,你是大佬你说了算,爱干嘛干嘛,长安的事我会尽快说清楚的,”说着,吟安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段千山低头看着杯中的水,神色暗了下来,阴阳怪气么?是很少有这么情绪化的时候了,连在跟那四个老头谈判的时候也会走神,虽然他们长得也不是让人能集中精神就是了。

“还不进来?”段千山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一道倩影立马从窗外闪进屋里,正是刚才先跑了的苏听雪。

“呵呵呵......你们聊完啦?”苏听雪一脸笑意,却是不敢离段千山太近。

“听墙角的感觉如何?”

苏听雪闻言想了想,说道:“还挺好玩的。”

段千山......

“那行,以后算账的时候就给我蹲在墙角算,我觉得藏阁牢房的墙角就很不得错,你觉得呢?”

苏听雪的笑意僵在脸上,果然是睚眦必报。

“有事?”段千山懒懒地收回目光。

苏听雪正了正脸色,这才说道:“影卫传来消息,顺着查苏青到上明国后与何人接触过的方向,查到了宫里。”

“谁?”

“绯妃身边的一个婢女。”

段千山转动手中的杯子,目光变得深沉,“你觉得,只是婢女?”

“宫里戒备森严,若没有人暗中相助,一个小小的婢女,纵是武功再高强,也不可能这么随便的出入皇宫,”苏听雪回道。

这话的意思,就是绯妃才最有可能是那个幕后操作的人。

“那你说说,她这么做图什么?”

图什么?这话苏听雪没有回答,段千山也不用她回答。

一个身处后宫争宠的女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搅乱朝廷的野心,那就说明,绯妃是替人办事的,至于那个人是谁,又是谁有这么大的野心和能力,他心中倒有几个人选。

“对了,影卫收到了一封信,是你的,”苏听雪从袖子中拿出一封满是褶皱的信来,看样子倒想被揉了很多次。

接触到段千山的眼神,苏听雪心虚的垂下头。

信是早上送来的,因为段千山一直没回来,所以她就放在了袖子里,刚才看戏的时候不小心就折到了。

“要不是戏看完了,恐怕你都忘了还有封信吧,”段千山语气冷然。

苏听雪......

这话她完全不敢反驳,因为如果不是刚才蹲在窗外偷听的时候被袖子里的信封硌到,她还真就忘了。

段千山一眼就看穿苏听雪的意思,脸色不由黑了几分,随即冷笑了一声。

苏听雪听到冷笑声,身子抖了抖,连忙说道:“信你慢慢看,我就先走了。”

说完就逃命一般冲了出去。

段千山看着桌面上那封信,眼神莫测。

《安得是千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