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皇长孙今天脱单了吗》学霸今天脱单了吗 总攻 皇长孙今天脱单了吗别扭受

皇长孙今天脱单了吗

现代言情连载中

九司渺新书《皇长孙今天脱单了吗》由九司渺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全玥,都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管是便秘还是痔疮都让你妈妈带你去医生那看看,”他顿了顿,又对二女儿说,“你帮静好跟老师请个假。” “好的,爸爸。” 一家之主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3 00:06: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九司渺新书《皇长孙今天脱单了吗》由九司渺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全玥,都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管是便秘还是痔疮都让你妈妈带你去医生那看看,”他顿了顿,又对二女儿说,“你帮静好跟老师请个假。” “好的,爸爸。” 一家之主

《皇长孙今天脱单了吗》免费试读

“不管是便秘还是痔疮都让你妈妈带你去医生那看看,”他顿了顿,又对二女儿说,“你帮静好跟老师请个假。”

“好的,爸爸。”

一家之主都发话了,去看医生这件事算是板上钉钉了,望月静好只得安慰自己赚了半天假。

痔疮风波刚翻篇,望月照城又把枪口对准了望月静熹,“昨天去报道了?”

望月静熹抹果酱的手一顿,点了点头,惜字如金地回答,“嗯!”

“原修平之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让我报个名,就回家等着拿毕业证呗!”望月静熹话音刚落,明显感觉到有两道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射了过来。

望月照城闻言,眉头一皱,眼睛里精光一闪,而后意有所指地问,“你怎么回的?”

“我含糊地应了几句,懒得再跟他扯东扯西的,便借故离开了!”

望月照城听了她的回答,好一会没出声,只等姐仨陆陆续续吃完,离开餐厅了,才跟妻子抱怨了一句,“年轻人还是需要多锻炼锻炼!”

凤羽岚嗔怪地瞥了他一眼,“你像她这么大还不一定能处理得像她这样好!我倒是觉得该尽的礼数尽到了,旁人也道不出个是非出来!”

“那是因为有我这个外相杵在那,再加上父亲那点提拔之恩,不然,谁还把她这么个小年轻放在眼里?”

“哼!都是你的功劳行了吧!我看呐,静熹这一生怕是都不能从你嘴里听到一句夸她的话!”

她说完,也不再理会丈夫,拿着收拾好的餐具进了厨房。

望月照城蹙着眉,对着妻子离去的身影,嘟囔了一句,“我这不是怕她骄傲嘛!”

望月静熹自然不知道,父母在她背后的议论,她把望月静姝送到学校之后,便驱车到京大上课。

法学院是京都大学最初的四大院系之一,坐落于京都大学内的西北角,当初的设计师很富有想象力,整个学院的建筑的几何图呈一个天秤的形状,和法学系所倡导的理念很是相契合。

望月静熹找到上课的教室,走进去一瞧,嚯,人满为患了,她心想:这授课老师怕不是个点名狂吧!这么多学生都来上课?

她东瞧西找的,想捡个漏,好歹不用站着上课。

这时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了一下,她低头一瞧,昨天那个向她讨饭吃的小白脸正微微昂着头,嘴角很欠收拾地噙着一丝笑容,不多不少,正够用“嗨,好巧,你也在这?”来打招呼的。

长陵渊早早地来教室占位子,由于一人占了俩座位,自然免不了受一些白眼,他脸皮薄,正尴尬之际,终于瞧见了姗姗来迟的某人。

待她走近了,这才伸手拉了拉她的衣服,终于把“烫手的山芋”交了出去。

望月静熹道了声谢,坐了下来,对长陵渊说,“你还真在这上学呀?”

长陵渊决定来上课时,就叫人准备了一套上课的装备,他找出记笔记的笔记本和笔,闻言微微一笑,“不算正经上学,算是进修吧!”

望月静熹闻言一愣,他这意思是已经参加工作了?望月静熹兀自不相信。

她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番,见这人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除了一身清贵的气质与年轻的外表不太相符外,身上一点也看不出被职场打磨过的痕迹。

一个已经参加工作的男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一丝被职场磨练过的疲惫感,哪会像他这样,干净、自然,甚至带着一丝清新可爱,分明就是一个刚入大学校门的男生,不过,这些跟她都没关系。

望月静熹这人用新雪昱的话来形容就是有点“冷心冷肺”,旁人得用一百二十度的热情才能把她捂热一点,更遑论让她去探听旁人的私事呢!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望月静熹单手托着下巴,不无感慨地说道:“好久都没听到上课的铃声了。”

长陵渊闻言,侧头望着她,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目光越过一众头颅,落在讲台上,像是把所有的青葱岁月都搬到了眼前一样。

“现在再听觉得很亲切了吧?”长陵渊问道。

“对,已经变成了一种回忆了,”她转过头来,说,“是一段回不去的时光!”

长陵渊没想到她会突然转过头来,骤然的对视,几乎让他的心脏漏跳了好几下,周遭的一切都消失了一样,只有眼前的人带着他的回忆坐在这里,和他四目相对。

而望月静熹却“噗嗤”一下笑出声,这人还画了眼线,现在的男生这么赶时髦了?

长陵渊不明就里,正待问她笑什么,门外就走进来一位戴着眼镜的老人,教室里的嗡嗡声立刻小了下来,想来这位就是授课的老师了。

那人站在讲台上,居高临下地在教室的四周扫视了一圈,笑眯眯地说道:“看来我的课还是受欢迎的嘛!”

底下就有学生明知故问:“老师,你怎么知道?”

那老人下巴一点,“这么多颗人头还不足以说明这个事实吗?”他的话立刻引发了哄堂大笑。

那老人清清喉咙,等学生安静了,他便开始授课,“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其他法都是在它的前提之下制定而成的,”他说,“这就好比人的骨架,有了骨架,皮肉才能立得起来,否则也只是一摊肉。”

“喏,老师,您是刚从隔壁医学院过来的吗?”前排一个男生大着胆子调侃道。

他笑着伸手点了点那男生,摇了摇头,“我是想去来着,可人不让呐!毕竟年纪一大把了,念完五年本科,我就该退休了!”

学生们纷纷笑着安慰他:“不老,不老,您还年轻着呢!”

他抬手往下一压,示意学生们安静下来,“行了,知道你们在哄我开心,真想要哄我开心,我这门科,你们得全过了,我那才开心呢!”

学生们纷纷表示,一定努力,不会辜负老师的希望。

这堂课上得意趣横生,笑语不断,长陵渊和望月静熹都意犹未尽,都期盼着下一节课早早到来不可!

下课铃声响后,两人跟着人流往外走,长陵渊翻出衬衫下的手表一看,这个时间点正是饭点的时候,于是便对望月静熹说,“你要去吃饭吗?”

长陵渊说着,想起了昨日的窘态来,不免脸色微红。

望月静熹闻言,脚步一顿,眉心一跳,心想:这是又没带钱?于是,面部表情很恰到好处地带了点出来。

长陵渊赶紧解释,“不是,昨天让你破费了,今天,我带钱了,你要是有时间,那一起去吃个饭吧!”

能让皇长孙这么低声下气地说话,望月静熹是玥国的头一份了。

望月静熹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特别怕欠人情,欠了人情他们会觉得浑身难受,她自认为眼前这小眼镜可能就是属于这类人。

于是,点了点头,“行,那就还是去昨天的食堂吧!”说着,她便抬脚就走,

“你也是过来进修的吧?”走到食堂门口,长陵渊状似无意问道。

望月静熹好笑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她言下之意便是――不同阵营的人应该避嫌才是!昨天,她完全是出于礼貌,这也是全玥国人民对于这些皇室成员以及皇亲国戚的态度,至于人们心底的想法是怎样就不得而知了,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偏见。

长陵渊怔了一怔,随即很快反应过来,他深深地看了望月静熹一眼,“如果交个朋友还要看她身后的方方面面,那岂不是活得很累?”

他见望月静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便一抬手打断了她,意有所指地说,“你不觉得人生已经很苦了,任性一回又何妨?”就像身为皇长孙的他一样根本没有任性的机会,他现在有点明白威廉老师为何总爱办易装会了,装扮一回别人,活一回别人的人生,那种奇妙的感觉,他在“丰绅端节”身上体会到了。

望月静熹被他说得心下一震,其实,像他们这类出身的人,无论是交朋友,日常活动,甚至于是婚姻都要考虑身后的种种利益,哪会由着性子乱来。

这样一来,就好像一个囚徒一样被圈在一个固定的圈子里,自己出不去,旁人也进不来,即使烂也得烂在其中,个中滋味当真不好受。

望月静熹笑了笑,“那这么说你这个朋友,我一定得交咯?”

今天,他们来得早,正是学生们的用餐时间,满堂的年轻面孔,连嘈杂的人声都变得活泼起来了!

长陵渊微微低了低头,语气异常坚定地在望月静熹耳边说道:“反正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而后,没事人似的拿着菜单,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嗯,菜单换了,”他把手里的菜单递给望月静熹,“今天,轮到你点了!”

这话听来好似往后俩人还不知道要吃多少顿饭一样,望月静熹不禁扬了一扬眉,可她还未从他的话里反应出来,手里就被不由分说地塞了一张菜单。

《皇长孙今天脱单了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