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楼兰颂》楼兰 字母文 楼兰颂小说TXT

楼兰颂

历史连载中

奕赟1新书《楼兰颂》由奕赟1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安归,阙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越一日清晨,安归一大早便带着凰舞去了昭华宫。太后塔雅依旧摆弄着花花草草。见安归前来,立刻装出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 “孩儿给太后请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30 06:05: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奕赟1新书《楼兰颂》由奕赟1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安归,阙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越一日清晨,安归一大早便带着凰舞去了昭华宫。太后塔雅依旧摆弄着花花草草。见安归前来,立刻装出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 “孩儿给太后请

《楼兰颂》免费试读

越一日清晨,安归一大早便带着凰舞去了昭华宫。太后塔雅依旧摆弄着花花草草。见安归前来,立刻装出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

“孩儿给太后请安!”安归说话间,便与凰舞双双跪地。

“怎么?一大早来我这里,是不是有事要求我?”

“太后,您还在生孩儿的气吗?孩儿知错了,请来后务必身体要紧,不要气坏了身子!”

“哼!生气?本宫的怎么会跟你生气?安归啊!你如今是楼兰国的君主了,本宫知道你为了楼兰国可谓是兢兢业业。本宫也知道国事大于一切,可是桑竹之事,本宫以为你还要三思。他毕竟是你亲生母亲的亲弟弟,本宫知道他平日里会贪图点小便宜,但是~”

“太后,国舅之事,孩儿定会从轻处理。请您放心!”

“嗯!安归啊!本宫也不是想干涉你的朝局,只是本宫身边~”太后欲言又止。

“今日孩儿正是因为此事前来。楼兰国向来男尊女卑,父王在世时,太后备受冷落,在这后宫里深居简出。如今当上太后了,孩儿深知太后孤寂。故,孩儿想让凰舞陪伴母后左右!”

“是吗?你舍得让凰舞陪伴我这个老人?”

“孩儿说话句句属实,但是孩儿有个请求。希望太后成全孩儿和凰舞结成发肤。孩儿想让凰舞做我楼兰国的王后!”安归这才说出此行的目的。

“什么?”太后说着便看向凰舞。许久后又道:“安归,你随本宫进来。我有话问你!”

安归起身,便跟着太后进入寝室。“安归,你虽不是我亲生,但是你的姐姐与我可是同胞姐妹,如今你又是楼兰主君,我身为的姨母,此事不可不理!你说说为什么要纳凰舞为王后?”

“回禀太后,孩儿与凰舞自六年前相识相知,那时孩儿遇刺,幸得凰舞救助而复生。自此后便与之相爱。而后孩儿远赴匈奴,本以为凰舞会嫁于他人,可是没想到她会苦等孩儿六年,如今终得携手。孩儿想~”

“爱?你觉得这王室之中有爱?还有,我楼兰王室,君主封后,其为后者不能是外邦女子,更不能是奴隶之身,这一点想必你比为娘更清楚吧!”太后问道。

门外的凰舞隐约听到太后声称自己是奴隶之声后,便缓缓伸手,摸了摸自己肩上那被烙铁灼烧而成的奴隶印迹,眼泪却不自觉的留下来。

“太后,孩儿知道。楼兰国之后必须是楼兰本国女子,且要身份尊贵。可是凰舞贤良淑德,体贴入微。如今又在书房帮助孩儿处理过那么多国事。期间孩儿已看出,凰舞对国政朝局之事并没有一点贪图。太后,您想想,一个对朝局不理不睬的女人,怎能不是王后的最佳人选。您!不会是想让孩儿封一个像先王妃娜仁那样充满野心的女子担任这后宫之主吧!”

“这个本宫的也清楚,只是你若封凰舞为后,免不了会引起大臣们的不满!这个你还是掂量好,只要大臣们不反对,本宫的乐意接纳这个儿媳妇!”太后之意明显是妥协了安归的请求。

“真的吗?孩儿谢太后成全。”安归说着便转身对外喊道:“凰舞,快进来,母后答应了!”

跪在门外的凰舞听闻,立刻擦去眼角的泪痕,露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进入寝宫。“凰舞,谢太后成全!

“嗯!起来吧!道本宫身边来!”太后一脸的高兴。

安归见状,也是欣喜不已。

但是安归如何知道,塔雅怎会让凰舞陪伴自己身边呢!

王宫书房,安归正召集大臣商议成婚之事,却见一名士卒前来。“禀报陛下,前往龟慈问婚的队伍已经回归,阿布罗迦大人在宫外侯见!”

“回来了?去告诉他,让他休整一日,明日朝会,本王再见他!”安归刚说完,却又见一名士卒进入。“陛下,匈奴使者求见陛下!”

“匈奴使者?”安归闻言思索起来。这匈奴使者选在这个时候前来楼兰,必有要事。立刻道:“去通知相国大人以礼待之!”而后又转身对伊索道:“通知各司部大臣上朝,接见匈奴来使!”安归虽说楼兰国王,但是在匈奴六年,见识了其国之强大鼎盛,对于匈奴的使者,丝毫不敢怠慢。

天和殿,安归上座,众臣在台下站成两排。一名身穿翻皮大衣,年龄约莫五十左右的男子进入。

“不知匈奴使者大驾,本王有失远迎!还请贵使不要见怪!”安归客气道。

“楼兰国王陛下不必客气,本使此次是奉我尊贵的大单于之命前来楼兰国说亲。单产于已经决定将萨央公主下嫁楼兰国王!”匈奴使还想说什么,却见一旁的兰托琼叶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此前刚与龟慈问婚。此刻又有匈奴大单于下嫁至亲至楼兰。”

兰托琼叶本以为,自己几句阿谀奉承之言会博得安归大悦,却没想到此刻的安归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知道匈奴过主动联姻,下嫁公主。定有条件。立刻道:“贵使,请您将大单于所提的条件说出来吧!”

匈奴使者闻言,笑道:“世人都说,楼兰王聪慧精明。今日在下算是领教了。大单于的确有条件。而条件就是,将楼兰国阙蝶公主下嫁我匈奴大单于胡衍鞮。”

“什么?”安归闻之变色。思索许久后道:“贵使请先歇息,带本王思索一番,明日便给你回话,如何!”

“可以,在下就容国王陛下思虑。但是临走前,公孙吉曾托我将此书信交付与您。不知~”

“快!呈上来!”伊索碎步上前,捧起书信交给安归。同时又对兰托琼叶道:“牢请相国大人先行带使者歇息。切记,要好生招待!”

待兰托琼叶带着使者走出,安归这才拆开书信。“安归国王陛下,老夫公孙吉有礼。昔日一别,老夫对陛下甚是想念。如今老夫已回归故里,临走前谏言大单于下嫁爱女于楼兰。同时换亲楼兰公主。以老夫对胡衍鞮的了解,此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对楼兰也是虎视眈眈。故,老夫提出换亲之策。请国王陛下务必应允。只有楼兰公主下嫁匈奴,老夫保证,楼兰可保五年太平。而萨央公主对陛下之情意,老夫深知,如今私自做主换亲谏言,还请陛下莫要见怪!”

看完书信,安归感触颇深。楼兰内汗匈两国对战的必争之地。按照胡衍鞮急于求成的脾性,将立刻会带兵攻打楼兰,从而兵临汉朝玉门关。转头想想,公孙吉之言确实是避免战火的唯一办法,只有女人才能牵制勇士。喃喃道:“老师,学生安归何曾不想念与您。感谢老师在最后关头替安归着想,安归感激不尽。”随后对台下大臣道:“诸位大臣,今日朝会结束,你们都回去吧!若有谏言,可拟奏上报!”

书房内,安归看着公孙吉的书信,狠狠道:“我楼兰太弱小了!弱小到竟然要用一个女人来换太平的地步!”

古赤闻言,知道安归对和亲亲之事似乎有了决定,立刻跪地,“陛下三思,阙蝶公主若下嫁匈奴,那可是会受苦的!”

“本王如何不知道阙蝶会受苦!可是本王不可能为了不让一个公主受苦而置整个楼兰国的百姓于不顾!古赤啊!你跟了本王这么多年了,本王知道你与阙蝶情投意合,但是~罢了,本王准你这几日和阙蝶告个别!去吧!”

“陛下!”古赤大喊。

“古赤,你身为本王贴身护卫,应该知道孰轻孰重。给本王出去!”安归喝道。

慈云宫。阙蝶正在为古赤缝补这衣裳,见古赤急匆匆前来,立刻欢呼雀跃,起身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来,试试我刚给你做的衣服!”

而此刻,古赤却一脸的阴沉,“公主,今日您可否有时间?”

“有啊!怎么了?陛下给你放假了?”阙蝶奇道。

“是啊!陛下给属下放了好几天假!这几日,属下可以陪公主了!”

阙蝶闻言,喜道:“真的吗?太好了!”

许久后,楼兰城外,孔雀河边一匹枣红色大马上,古赤与阙蝶同乘。

“古赤,你知道吗?六年前,陛下和我就是在这里遇刺,也就是因为那次遇刺,陛下结识了凰舞姐姐。而我阙爹也因此倾心于你!”阙蝶说着,脸上一出现了一朵红晕。

“是啊!陛下于孔雀河盘相识伊人,如今忠诚眷属,可谓是天赐姻缘,我等身为臣子,当贺喜陛下。可是你我~”古赤一副惆怅之情。

“我们怎么了?古赤,你我相爱已久,这在楼兰也不是什么秘密,连太后都知道你我两情相悦,不如这样吧!择日本公主便向陛下请求赐婚。怎么样?”

“公主的好意,古赤心领了,可是~”

“你怎么了?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怎么还吞吞吐吐的?就这么定了!”阙蝶露出一副不满之样,但是心里却是幸福不已。

看着阙蝶幸福甜蜜的表情,古赤鼓起勇气道:“阙蝶,今日匈奴有使者前来,提出要你远嫁匈奴单于胡衍鞮!”

正在嬉笑的阙蝶闻言,立刻变色:“什么?让本公主嫁给什么匈奴的单于?我大哥是不会同意的!哼!这该死的匈奴人,竟敢打我阙蝶的主意!”

“阙蝶,陛下可能已经同意了此事!”古赤淡淡道。

“不会的!大哥是不会让我去的。”阙碟知道,既然古赤如此说,那么就说明此事已经板上钉钉了。因为阙蝶清楚,自己的大哥心里想什么都逃不过古赤的眼睛。

“阙蝶,你听我说,你千万不要激动。匈奴单于胡衍鞮生性暴虐。一心只想挥军南下,夺取大汉的富庶之地。可是楼兰却是汗匈两国开战的必争之地。若是陛下此次不答应匈奴求婚,匈奴

《楼兰颂》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