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白日依山鸥不尽》白日依山璟 出柜 白日依山鸥不尽耽美狼

白日依山鸥不尽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华弟,燕妮的小说是《白日依山鸥不尽》,它的作者是蜻蜓又点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华弟,全名曹子华,外号华弟。 他是胜利金融的第一批员工,十六岁就跟着勇哥出来工作还帮他挡过一刀,现在也就二十五岁,人富有正义感又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03 06:03: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华弟,燕妮的小说是《白日依山鸥不尽》,它的作者是蜻蜓又点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华弟,全名曹子华,外号华弟。 他是胜利金融的第一批员工,十六岁就跟着勇哥出来工作还帮他挡过一刀,现在也就二十五岁,人富有正义感又

《白日依山鸥不尽》免费试读

华弟,全名曹子华,外号华弟。

他是胜利金融的第一批员工,十六岁就跟着勇哥出来工作还帮他挡过一刀,现在也就二十五岁,人富有正义感又有责任心,就冲动易怒是他唯一的缺点,是勇哥手下的第一好手。

本来过得挺好的,直至前年春节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一切。

当时,华弟回了他的老家怀城,相了亲没成功,但吃香的喝辣的,赌赌小钱怡怡情在老乡面前吹吹牛,过得很是惬意。

直至一天的夜半,他在烧烤店里遇到了他小时候的青梅--卢燕妮。

当时是晚上九点多,还不习惯早睡的华弟一个人去吃宵夜,一进烧烤店的门就看到卢燕妮被一个中年男人按在水泥地板上抠打,头破血流哀号连连。

正意气风发的华弟怎么忍得住,于是将这个男人提起来狠狠打了一顿。

本来打就打了,算是灰色地带的“见义勇为”,当时华弟还叫烧烤店里的人录了视频为证的。

后来华弟带卢燕妮去了医院后,再三询问之下才知道这个中年男人是她的丈夫。

与卢燕妮商量了后,他带她去旅馆休息,准备等天亮就去作伤情鉴定,起诉离婚。

可还没等天亮,就有几个混混带了刀上门,直接打了华弟,并砍走了他右手的半截食指,然后扬长而去!

殴打并被砍手?这还得了!华弟马上报了警。

接到报案后局里就来了人,简单包扎了就带走了华弟。

事情自此急转直下,华弟被带走后音讯全无。

没有逮捕通知书,华弟的老母亲找不到他,华弟在怀城的朋友找不到他,卢燕妮也说不知道,再次报案也没有得到清楚的指示。

最后还是勇哥知道他出事了,连夜坐飞机到怀城,前后搭了几条线,花了好大的力气才隐约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问题就出在燕妮丈夫的身份上。

她的丈夫花号叫鲁大头,只会逞勇斗狠,本也不算什么人物,但他是坤哥的拜把子。

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坤哥,春风八面。暗中别人会叫他丧坤,掌管了十几个大酒吧和舞厅,并开了不少的“麻将馆”,可以说他的生意遍布整个怀城边角。

麻将馆严格意义上不能算赌场,正规的麻将馆是一个休闲娱乐的点,给老头儿老太太玩耍的地方。

可丧坤的麻将馆可以说是别样的,里面输得倾家荡产的麻友比比皆是,为此还闹出过人命。

勇哥在怀城没有根基,人是过来了却连边都摸不着。

最后还是通过一个认识的中间人,花了一笔钱才被指了一条“明”路。

隔日勇哥只带了一个小弟,亲自提了十万现金去怀城最大的麻将馆,与馆里一个场管对赌,并将钱全部输出去之后,才得以与丧坤见一面。

勇哥在丧坤面前只能自称小弟,那十万块输掉的钱也仅仅是开路费,而不是救命钱。

勇哥敬烟,丧坤伸手接了,夹着不吸,斜眼看他,面色不霁,直接告诉他几件事:

第一,华弟将鲁大头踢得断子绝孙了,故意伤人并致残,五级,要救他出去,没门。

第二,华弟现在在局里关着,不能保释。

第三,华弟不可能被放出来,不仅仅是局里看着,更因为他坤哥不同意!

勇哥点了另一支烟,再敬丧坤。

丧坤接过,看了他一眼,终于吸了一口,婉惜地摇头:“事已致此,鲁大头的大头是没办法接了,医院也不收它,根断了蛋也炸了,治不了。”

话说着,他再吸了一口:“看在你识相的面子上,我还有一个小兄弟惹了点小麻烦,如果华弟能够帮忙周旋,那倒是可以商量的...我会让人去问你家华弟的意愿。”

言有未尽,也不必尽,丧坤说完就叨着一支烟离场了。后面自有小弟跟进具体的事项。

勇哥同样快速离去,先去了一趟华弟的家,见了他的老母亲并留下一笔钱,然后片刻都没有停留,当晚就坐飞机回了T城。

他知道,事情大条了,也不是他能够做主的了。

主要还是要看华弟是否答应---——顶罪!替丧坤另一个兄弟顶罪!

勇哥心绪很复杂。

第一条路,他只能让华弟去顶罪,这还是他花了大价钱之后,丧坤给的一次机会。若华弟不从,丧坤会叫人在监狱里他搞死他。

第二条路,他不想华弟顶...这肯定不是小罪,分分钟是要牢底坐穿的。

第三条路,正面撼不动丧坤,就迂回救人。先把丧坤搞得忙不过来,再把华弟捞回深市,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但这个机会不大,一方面一时半会很难找到丧坤的罪证,更别说让他分身乏术。更难的是,丧坤会要求华弟在很短的时间内在作出顶罪与否的决定。

回到深城,勇哥马不停蹄地布局救人。

当时游向晚也被指派了任务——起底丧坤,起底他所谓的“小兄弟”,看谁最近犯了大事,看罪有多大,看华弟面对的是什么。

因为原则使然,游向晚从不向无辜的人动手,对丧坤这种人渣她查起来毫无心理负担。

可是仅仅一天,大伙都还没查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时,丧坤行动了,华弟答应顶罪--飙车致三人重度伤残并逃逸!刑期二十年以上!

当天晚上游向晚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于是她等勇哥的电话等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沉默了一晚的勇哥召集了胜利金融的所有人,说此事到此为止,不再查任何关于华弟的消息,不再沾这件事,违者逐出胜利金融。

于是,整个组的人就彻底失去了华弟的消息。

一直到昨天晚上,游向晚才再一次听到华弟的消息,并且见到了他本人。

游向晚:“勇哥,昨晚发生什么事?或者说,为什么华弟会回来?他应该还在怀城服役。”

勇哥叹一口气:“当年的事情远不是你所知道和想象的。华弟...当年他仅仅是伤了人,而且当时也是为了救人。”

“事后我问过卢燕妮,鲁大头断子绝孙的事情不是华弟做的,是鲁大头早年的隐疾,所以卢燕妮一直没怀上,丧坤硬是裁在他的头上了。”

“事已致此,说什么都没用,华弟顶了飙车逃逸的罪,被判二十年零三个月。”

知道事情真相后,勇哥更坚定要救他出来的信念。

只是当年的事情闹得很大,风声太紧,勇哥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敢做,只留了一个线人在怀城关注这件事的进展,并关注丧坤的动态。

章节在线阅读

《白日依山鸥不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