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绔少宠妻上瘾》绔少宠妻上瘾txt下载 冰山攻 绔少宠妻上瘾完整版未删节

绔少宠妻上瘾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绔少宠妻上瘾》是蝶乱飞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晏晨,安少,书中主要讲述了: 安少就是看安瑞不顺眼,你以为他是来关心安瑞?错了

|更新:2021-01-17 15:03: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绔少宠妻上瘾》是蝶乱飞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晏晨,安少,书中主要讲述了: 安少就是看安瑞不顺眼,你以为他是来关心安瑞?错了

《绔少宠妻上瘾》免费试读

安少就是看安瑞不顺眼,你以为他是来关心安瑞?错了,他就是过来看安瑞笑话的,看看她落得个什么样的下场。

安瑞深知这一点,那么多人的电话不打,偏偏把那个瘟神给弄来,不管这个瘟神怎么羞辱她怎么讨厌她,有一点安瑞是相信的,安少一定不会再让别人欺负她。

因为安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欺负她,他巴不得她出什么事情,然后在她的伤口上狠狠地踩上一脚,他是不会轻易让她死去。

安少的声音又响起了,这次问话的对象是陆尘,“查查那个叫晏晨的娘们在哪里?”

陆尘应了一声,脚步一抬就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安瑞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了,“我知道她在哪,她现在在VIP病房里,四楼。”

“闭嘴,嘴贱是吧?问你了?你算什么东西?”安少的脾气说来就来,一脚踢在床上,安瑞吓得不敢说话了,身体疼,心口疼,差点没喷出一口鲜血来。

安少冷哼一声,踩着步子慢慢地向外走去,一只手斜插在口袋里,一只手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额前的头发。

病房走廊里贴墙站着一溜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个个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凶神恶煞让人看着不免心中生出几分寒意来。

“走。”安少打了一响指,骚包地领着一群人去了四楼。

晏晨睡着了,刚刚才做了手术身体虚弱,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早已经累得疲惫不堪。

邵华一直待在病房里,看到晏晨睡熟这才起身离开,不知怎地他突然想到安瑞,不由自主地向安瑞的病房走去。

他前脚刚一离开,安少后脚就到了,二话不说一脚踢了病房的门。

“你是晏晨?”安少抱着双臂站在屋子中间冷冷地吐了一个字。

晏晨在安少踢门的时候就醒了,这么大的动静,她能不醒么?她一句话也没说,看了一眼安少,微微点头。

“你就是邵华的老婆?”安少又问。

晏晨再次点点头,心中不免猜测眼前这个身穿一身红色西服的骚包男人是谁?

朋友?不像。

邵华的朋友她几乎都认识,眼前这个人倒是有几分面熟,不过一时半会晏晨实在想不起来是谁。

“安瑞认识吗?”

陆尘把沙发仔细地擦了又擦,安少一屁股坐在上面,左腿叠在右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斜着眼睛看着晏晨。

晏晨眼里一片恍然,她明白了,这是来替安瑞出气的。

“你是安瑞的什么人?”晏晨终于开口了,一脸平静地看着安少。

晏晨倒是没想到眼前这个骚包男是替安瑞来的,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她暗暗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怎么形容他呢?长了一张比女人还美的脸,但是行为却是放荡不羁,给人一种痞痞的样子,又有一点无赖。

是很多女人喜欢的那种类型。

晏晨心中有些惋惜,这种男人怎么会跟安瑞扯上了关系?实在是太可惜了。

晏晨甚至在想安瑞如果真想男人的话,眼前这个人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她犯得着去勾引一个有妇之夫甘愿去做一个小三呢?

近水楼台先得月,眼前这货就是一个**啊!

“这跟你有关系吗?”安少吹了一下额前的碎发,故作潇洒挑了一下眉毛看向晏晨。

晏晨愣了一下,突然间轻声笑了出来。

安少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晏晨,伸出手指向后勾了勾,陆尘快速地来到安少的面前,微低着着头问:“安少,有什么吩咐?”

安少用他那根根都戴着红宝石钻戒无比尊贵的手指指了指晏晨,又再用无比鄙夷的语调问陆尘,“你看这个丑女人是不是疯了?这么丑还笑,也不怕把人吓着?”

你才疯了,你全家都疯了。晏晨在心里恨恨说道。

“喂,丑女人,你说你刚刚笑什么?”安少不等陆尘回答,用脚踢了一下床腿。

晏晨深吸了一口气,向着安少又是微微一笑。

安少手捂在胸口作心惊状,嘴里对着晏晨喝道:“丑女人,说了你丑就不要笑了,你是不是想把爷吓死啊?”

晏晨直接无视安少的话,和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生气她真的犯不着。

“你是安瑞什么人?你们什么关系?”晏晨再一次问安少。

晏晨话一出,安少突然间跳了起来,“谁跟你说爷跟安瑞有关系了?那个小贱人跟爷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晏晨觉得这是世间上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你***没关系你来这里干什么?犯病呢是不是?

晏晨又一次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淡然看向安少,说:“你打算怎么替她出气?要打要杀或者别的怎么样,拜托你快一点,我很累,我要睡觉。”

安少看看晏晨扭过头又看看陆尘,眼中有些不可置信,用他那无比尊贵的手指指着晏晨怪声问道:“丑女人,你是在赶老子走?”

晏晨现在真的很很累,她只想好好地睡一觉,为什么就连这个小小的需求都达不到呢?

“我只是想好好地休息一下。”晏晨眼中透中浓浓的无奈向安少说道。

安少觉得晏晨就是在赶自己走,一个丑女人竟然要赶自己走,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安少现在不想走了,眼睛扫视一圈,手指着窗台上的花瓶对陆尘说:“把那个给我砸了。”

陆尘对着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一个黑衣大汉抱着花瓶“砰”的一下子砸在地上。

晏晨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嘴角若隐若现一股淡淡的嘲讽。

《绔少宠妻上瘾》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