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作威作符》作威作福 忠犬攻 作威作符同人

作威作符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作威作符》是倾咔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桑槿,邬贤,书中主要讲述了: 无忧看到桑槿受伤,立即过去帮她查看,虽然他孩子心

|更新:2021-01-22 00:05: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作威作符》是倾咔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桑槿,邬贤,书中主要讲述了: 无忧看到桑槿受伤,立即过去帮她查看,虽然他孩子心

《作威作符》免费试读

无忧看到桑槿受伤,立即过去帮她查看,虽然他孩子心性,但对医药颇为擅长,所以也看出桑槿只是皮外伤,才放下心来,他乌黑清澈的大眼睛里涌满泪水,拉着桑槿的手说:“姐姐,都怪我只顾着赢蛋糕了,不然一定不会让你受伤。”

桑槿有点尴尬,毕竟自己这副狼狈样子也怪不得别人。她看着无忧关心的眼神,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想以前她是孤儿,很少有人关心,唯一让她感到温暖的是曾经大学宿舍时的姐妹,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却一起生活彼此关心,但毕业后大家天南海北的各奔东西,她已经很久没体会过这种温暖了。

短时间的相处,竟然让无忧对桑槿产生了一种依赖,看到她的手指在流血,想也不想就含在了嘴里,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桑槿想到了为母兽舔伤口的小兽,随即暗骂自己是不是母性光环扩大了,自己有那么老吗?随后便觉得这个动作有些不妥,以前看小说男女主角就是这样暧昧来着,她还没跟谁如此亲密过,赶紧把手抽了回来,对无忧说:“没事,一会就好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桑槿不敢多看无忧,自顾自朝前走去,她脸颊泛着淡淡的粉红色,急忙躲开是怕无忧发现自己的异常而问东问西。

她刚走出两步,便听到身后无忧大喊“小心”,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有一道白光窜到她脚下,想躲已经来不及了,竟然是一只雪白的小貂,样子很像她以前看电视里出现的闪电貂。桑槿觉得小腿一阵抽痛,再次跌坐在地上,而雪白的小貂也飞快的逃走了。

桑槿撩起裤腿查看,小腿已经瞬间泛出淡淡的黑色,她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看来这是个厉害的毒物。无忧急忙点了她腿上的Xue道以免毒液扩散,“姐姐,刚刚咬你的是雪豸,极为少见,毒性很强,只有它身上的血液可以解毒,我去追它,你在这边等我。”说完就向小兽逃跑的方向追去。桑槿有点害怕一个人,想叫住他,却早已不见他的踪影。

不知道是无忧单纯还是古代人都单纯,在现代看多了电视、电影,桑槿明显感觉到这事绝不一般。首先她之前的怀疑,为何会突然有树枝绊倒她?为何附近有陷阱?为何会有雪豸来咬她?无忧不是说雪豸少见吗?这一切都说明,肯定有人在设计她!桑槿第一时间想到了封清漠,因为在这个世上,知道她在这里的没几个人。

谁在设计她都是其次,重要的是她如何度过眼前的危机,她觉得越来越没力气,而之前那种危险的感觉又再次泛上心头。

吱吱,一道白光再次窜出,桑槿大惊,这雪豸又转回来了!这兽似乎已有灵智,竟然知道声东击西的甩开人!

她急忙摸了下随身带的锦囊,里面放着一些近日制作的符箓,另一只手摸了摸和无忧联络用的哨子,思索着如何吹响它,而不惊动这头雪豸。

就在她还犹豫不决时,一个穿着怪异的老头跳了出来,原来他之前是躲在大树之上,能躲过无忧的感知,功力肯定不错。旁边的雪豸噌的一下窜上他的肩头,和他一副亲密的样子,那人伸出干的像柴杆一样的手指为雪豸顺了顺毛。

此人面无二两肉,尖嘴猴腮配着一双色眯眯的眼睛,让桑槿特别反胃,但这人肯定不是偶然碰到她,如此精心设计,定是专程为她而来的。她到底怎么得罪谁,竟然让这种人来对付她?

“啧啧,这雪白的小腿可真嫩啊,早知道你这般如花似玉,道长我就应该疼爱疼你。”他一边说一边向桑槿走近。

桑槿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只想着拖延时间,或许能等到无忧回来救她,便假装不知道自己即将被害了一般,说:“这会大哥,我刚刚被野兽咬伤了,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回家呢?你一看就是个大好人。”桑槿强忍着想吐的反胃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就是一朵要多柔弱就有多柔弱的小白花,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那恶人也不由的心肝颤了颤。

“哎呦,伤得可真不轻,我邬贤最会疼人了,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不然我帮你解毒吧。”邬贤一边色眯眯的盯着桑槿,一边使劲的咽了口口水,突兀的咕噜声让桑槿差点想拔出匕首直接阉了他。

邬贤想着原本接了任务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这小丫头,没想到她运气不错,没掉进陷阱。那求他办事的主也是个麻烦人,非要弄成她自己不慎失足死掉,害的他这个名号响当当的乌骨道长竟然要去搞陷阱,费了不少功夫。看这小妞还是处子,味道不错,不如先品尝一番,再弄出她毒发身亡的假象,只是,此地不宜久留,之前走的那男的再回来就不好了。

邬贤的手像桑槿的小腿伸去,她那截露在外面的小腿,被中毒发黑的伤口一衬托,显得更加雪白了,充满了诱惑力。

桑槿脑子快速转着,努力思索碰到色狼要怎么办,但明显在这里都不适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无忧的救援。

邬贤的手终于摸到了桑槿的小腿上,桑槿心里一阵恶心,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冷颤。看在邬贤眼里,还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是自己的爱抚令美女害羞了。邬贤的手使劲在桑槿的伤口处挤了挤,桑槿痛的大叫起来,一方面她想装娇弱,一方面希望自己喊痛的声音能让无忧听到。

邬贤才不是真的怜香惜玉,他反倒觉得女人越喊痛,他越觉得兴奋,留着口水,手慢慢向上移去……

《作威作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