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心之所望》心之所向皆是你 MB 心之所望小说目录

心之所望

现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白秋山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心之所望》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温雯,池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青凌回去,派人前往蛊指出的方向寻找温雯二人。前来

|更新:2021-01-26 00:04: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白秋山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心之所望》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温雯,池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青凌回去,派人前往蛊指出的方向寻找温雯二人。前来

《心之所望》免费试读

青凌回去,派人前往蛊指出的方向寻找温雯二人。前来的暗卫见到二人之时,见两人相拥状。

“姑娘有请,请二位跟我们走一趟。”温雯任由正清靠着,背后冷不丁冒出这一句话,让温雯吓一大跳。

轻轻将正清推开,温雯起身问:“你姑娘是?”

“姑娘名青凌。”

温雯想了想,方才那位姑娘好像说她叫青凌,叫上就走吧,身上的一堆蛊还要去苗疆一族那才能解决。

温雯和正清跟随几人来到一处山庄安顿,待大夫前来检查一番,两人沐浴吃饭后,管家将他俩安顿在一间房里,说姑娘有事不能前来,让他们先休息。

另一处

蛊:你让他俩住在一间房,不合适吧。

青凌:他俩不是夫妻么?

蛊:话虽这么说,但……

青凌:若是两人有意,这样不是有利于增进感情么,若是两人都没有那个意思,别说成了婚,就算真睡了也绑不了多久。再说,我已经让人多备两床被子在里面,以防万一。

蛊……这个主人好开放,好有远见。

长生阁

鸳跪地:“属下无能,姑娘已经落在他人手中,求主子惩罚。”

池潜:“何人。”

鸳:“燕岚非的人。”

池潜:“你先下去。”见鸳起身往外走,池潜阻止,“你说的处罚,什么都可以么?”

闻言,鸳心中莫名慌乱,前所未有,还未等她转身,却被身后的人抱住。

这味道不仅熟悉还带着迷糊的回忆,她不明白池潜为什么突然抱住她,还没等她想明白,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榻上,池潜轻功一挥,所有的窗子和门都被关上。

“主子……”鸳不明的看向坐在一侧轻轻抚摸她脸颊的池潜,她竟在惶恐不安中带着几分期待。

不该,不该有的。

“怎么,不愿意?”池潜魅惑的看向她,以前每次做了之后都会让她吃药忘记这事,本以为每次看到她痛苦他便如意,可是自从将计就计喝下元智的毒药,听到别人的心声,想到她什么也不记得还一心想着离开,他就无比的愤怒。现在,他想让她记住,让她也一起煎熬。“本可以及早将人带来,为什么迟了几天,难道不是你不愿意让她过来?”

虽没指明是谁,却也知是温雯无疑。

“属下一心想着怎么让姑娘心甘情愿过来……”鸳不明白,这场景似曾相识,却又说不出来,煎熬、痛苦、羞耻还有欢愉。

“无碍,你也可以。”说罢,池潜覆了上去。

我也可以,谁也可以,是这个意思?没了唐雯儿,谁也可以?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她跟了他这么多年,他对她和对其他人没什么两样。鸳落泪,任由池潜摆布。

同一个夜晚

温雯和正清

两人坐在桌子上,看着不远处的床。

正清站起来往外走,温雯急忙问:“你去哪?”

“我去问问还有没有其他房间。”正清道。

“算了。”温雯毫不在意道,心中却是万分紧张,她昏迷那会儿池潜帮她洗澡,她是羞耻,就像医生在手术台上帮裸体病人动手术那般,现在的正清,嗯,放在现代应该属于男朋友,男朋友!

冷静,冷静。

正清看着她,目光纯净,面带几分僵硬。虽说他俩不是第一次共处一室或者共处一夜,第一次他俩在山崖,坐了几个时辰,第二次新婚之夜,他俩一个酒醉不醒,一个靠在桌子上一宿,和现在两人决定做夫妻完全不一样。

这是要……一起睡?正清袖子里的手握成拳,内心十分纠结。

见他想歪,温雯故作镇定提示道:“打地铺吧。”说完她急忙往床走去,将被子抱出来铺在地上,边整理便道:“说好了试一试,先从一个屋檐下开始吧。”离像夫妻进一步。说着温雯又往衣柜找找,发现两床被子,温雯暗想老天爷也在帮她,高兴的拿出来,将一床留在地铺上,一床放在床上。

正清……这样也好,是他想多了。

“你睡哪?”温雯看着正清,暗想你若让我睡在地上,我就要扣分。

“地上。”正清应道,温雯满意答道:“好吧,那我睡了。”说着温雯转身躺在地铺上。

正清……

温雯侧身,背对他道:“你身体不好,睡床上。”衣裳都被刮烂,皮外伤应该不少。

“你也不好。”正清说道。

“睡吧,别争了。”带着几分温柔劝道,温雯沉入梦中。

正清等了好一会儿,见人的确睡着,俯下身子准备将人抱到床上,却不想刚碰到人便醒了。

“你干嘛?”此刻的温雯眼睛清澈透亮,一时正清看得入神,不知回答。

半响,正清一动不动道:“你睡床上。”

“你先起来。”正清的脸就在咫尺之间,这让温雯有些尴尬,怎么办,她竟然不排斥这个面对面不到三厘米的距离,还有些期待!期待?

“好。”正清会意,急忙退开。

温雯坐起来,看着他,冷道:“上去。”

相对两眼,正清听话躺在床上,脑子里浮出温雯放大的脸,想到方才竟然想亲下去,正清不敢动弹。

“闭眼,睡。”温雯命令,正清听话的闭上眼睛。

盯了他好久,见他没睁开眼,温雯轻轻起身将灯给灭了。

期待,期待?期待!要疯了,刚才竟然期待……

这会儿倒好,睡不着了。

温雯脑子里都是方才正清那张不到三厘米的脸以及柔软的眼神……

良久,正清才睁开双眼,久久未入眠。自从破了那灭魂阵,正清心中越发觉得不踏实。这不踏实之感不是来自阵法,而是阵法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制造此阵,他为何知道此阵的破解之法,谁在哪里布阵,布阵的目的是什么,那个对温雯来说很重要的人又是谁……事情没有看着的简单。最重要的是,他有种直觉,他越接近温雯,就越容易失去她,失去的原因,和这个阵法有关。

说好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他这个累赘看来不是一般累赘。

鸳醒来,见自己躺在池潜怀里,想到昨晚种种,越发觉得惊恐不安,强装作面色镇定的她心中涌浪翻滚不知如何是好。

这个让人贪恋的怀抱,却是一个无法亲近的怀抱。

“醒了就去办该办的事。”把她推开,池潜带着几分倦意。

“是。”是的,不是唐雯儿,谁都可以。他都不在意她,她何须硬是吞了这苦果,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吧。

“把该喝的药给喝了。”见她要离开,池潜还不忘嘱咐。

“是。”鸳努力克制颤抖的身体,穿好稳步离开。

人前脚刚离开,此后的丫鬟进门伺候,想到这次和往常不一样的鸳,池潜挥袖示意丫鬟出门,随手披肩披风,衣冠不整出了门。

相比以前的痛不欲生,现在的鸳好像在隐忍什么,到底隐忍什么。池潜不明白。

一大早,温雯先醒来,黑着眼圈的她悄悄打理好出了门,便见有人在门外候着。

仆人带温雯吃了早餐,又带温雯去见青凌。

见人离开,正清睁开眼,面色微红。

想到裤裆底下一片湿润,一向早醒的他竟不知如何是好,好不容易换了身衣裳洗了个澡,再让人找来新的床被,一切处理完毕,他才稍微放心吃早餐。

绝对不能让温雯知道。

穿过几个回廊,来到一处种满樱花的院子,院子里相隔不远坐立几个亭子,再走一会儿,瞧见一个小湖泊,小湖泊旁建有一座看似有些年龄的房子。

那人将温雯送到离房子不远处便停了下来,示意温雯上前走。

“你可来了。”温雯还没走进去,门被打开,青凌走了出来。

“多谢姑娘收留,只是我和正清还有要事在身,得尽早离开。”温雯笑道。

“不急,说起来你对我有恩,对蛊也有恩,我们不帮恩人解决身上的病,实在不放心让你走。”青凌温和看向她,“说起来,看着你就感觉挺熟悉的,莫名亲切,难得遇上知己,真舍不得你走。”说到这儿,青凌走到水井旁提着一小水壶往花丛处走,还不忘道:“决逐二帝之争带来的隐患你也不是不知,你可知我们苗疆一族的使命?”

温雯不说话,青凌也不转头,自顾道:“这么多年来,苗疆一族为了减轻罪过一直想法子解开当年族长留下的蛊咒,虽没解开,可也有所缓解。逐一族人不似当年残暴,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蛊咒不除就改变不了隐藏的暴虐;胜利的一方决的子嗣得以延长,可是代价还是得付出的。逐的后人有一部分被困在皇宫,另外一部分流落在不同的地方,成为隐患甚至是祸害之缘。”说到这儿,四处浇洒的水壶停了下来,青凌转身看向温雯,字字清晰,“池潜就是祸害之缘。”

“是池潜救了我。”温雯道,他看起来不像。

“你确定他救了你是出自内心的怜悯而不是心中的罪恶?”青凌带着几分讥讽,“将小孩抓走培养大亲自去杀他们的家人,暗中出钱修建河堤不出一年祸害几十里人家,请人修建暗道却把人闷死在里面……你觉得池潜是好人?被咒蛊缠身的家族,世世代代没有一个是理性的。”

这让温雯想起之前书禾说的一番话。

池潜怎么会是逐的后人,他看起来不像坏人。

温雯定了定神,试探问:“池潜是逐的后人,池潜所做的这些皆是因为蛊咒?”

这话在青凌耳里听成了为池潜开脱,她冷道:“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可原谅。等我处理好这些事便将

《心之所望》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